课堂改革

2014:从“求效”到“追魂”
现代课堂周刊(2014年1月1日)    2014/1/7 8:47:02    1645

 2014:从求效追魂”

    教育有没有一个衡量标准?

          答案是”——基于对人的基本尊重。苏霍姆林斯基这样讲,教育首先是一种人学

          如果教育不尊重人,那只能是疯狂追求升学率,一切为了升学率。我们只能这样愤懑地表达:当教育的一切都只为了升学率而存在的时候,就充分证明了我们的教育的文明程度,一个不容辩驳的事实是,应试已悄然夺走了某些学校教育的贞节,要不然怎会有哪些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生时何必贪睡,死后自会长眠的应试奇葩?不可否认,在很多应试名校那里,教育早因丧失了基本的道德而名存实亡。试想一下,如果一个国家的教育仅仅为了升学而存在,那么教育就是在与这一代人为敌!救救孩子,这是鲁迅的名言,与鲁迅先生同时代的陶行知也有一句名言,教育就是与国难赛跑,今天听起来依然振聋发聩。

         教育究竟因为什么而存在?

         当我们讲立德育人时,实际上就开始意味着教育要从人出发了,以人为本,分析人、关注人、发展人。离开了,不可能有教育。教育从来不排斥考试,但真正的考试不是发生在考场,而是发生在社会,仅仅赢得考场的教育,最终一定会输掉社会。教育既要能让学生赢得考场,更要赢得社会。

        党的十八大提出在2020年实现教育的现代化,今天,我们必须思考,教育的现代化离我们还有多远?制约我们教育实现现代化的根本问题又究竟是什么呢?

         教育现代化的三大核心问题

        要实现教育现代化,根本的途径只能是推进教育的综合改革。

        教育改革改什么、如何改?在我看来,在教育的诸多问题中,其实从根源性上讲不外乎三个:一是学校制度、一是教师队伍、一是教育教学方式、方法。

     一、学校制度

    学校现代化的核心是人的现代化,因而学校是道德的子宫、文明的源头。也有专家这样通俗地解读现代学校制度,即好的、先进的、能适应时代要求的制度。一个比较没有争议的看法是,现代学校制度一定是一个能释放人性、提升精神的制度。那么,我们试着设问一下:我们的某些学校,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压抑人性、钳制精神的?

   不可否认,我们的学校一向都是注重文化的,比如每间教室里都会挂上一个钟表,钟表的旁边再设计一个高考倒计时牌子;比如我们会在黑板上方的墙上写一个大大的字,要求在课堂上零抬头;我们会大张旗鼓地宣传某些抱病坚持上课的英模教师,我们天然地以为当教师就必须燃烧自己;我们所有的评价包括绩效工资都与升学率挂钩,我们信奉好教师就是考试成绩高的教师;我们眼里的好学生与身体和行为没有关系,所谓的三好理所当然地只看成绩;我们认为学校天经地义是为考试而存在,考上多少清华北大是评判名校的唯一标准……如果我们的学校仅仅停留在这样的文化、机制、管理上,那我们只能说我们的教育仍然是低级的、原始的,落后的甚至是反动的,这就是典型的目中无人的教育。在我看来,学校应该不只是为了升学而存在,它应该相对完整、三场合一,它应不仅仅指向于知识性学习,它应该既是学习场,又是生活场、精神场。教育之所以高贵,是因为它有推动人类文明发展和道德提升的使命。学校是未来的社会吗?如果是,那学校的基本任务是什么?是培养三格,即性格、品格、人格。无论是一个人还是一个社会,假如具有了三格,那未来不论做什么,都不会出格。我们一直努力试图这样表述,好学校是一方池塘,学校是教育的母体,国家的雏形,意在提醒更多的学校跳出升学着眼于人、社会、国家乃至于人类。

   早年曾流传有一则关于放羊娃的桥段:某人问放羊玩为什么放羊?放羊娃答卖钱,又问卖钱干啥?答娶婆姨,再问娶婆姨干啥?答生娃,复问生娃长大干啥,答放羊。其实,我们某些应试名校的境界并不比放羊娃高多少。我们办学无非是为了升学,我们也只是另一种识字的放羊娃而已。

  学校制度是教育魂之所在,无便没了底线

  学校必须学会尊重人。

      二、教师队伍

     教师是谁?

    中国近代教育其实是不缺乏好教师的,比如陶行知、陈鹤琴、蔡元培……中国当代也不缺少好教师,比如霍懋征、李吉林、李庾南……

    好教师是教育真理的符号。好教师们带给了我们怎样的思考呢?可以用三句话加以概括:1、爱是最高的师德;2、兴趣是最好的教学;3、研究学生是最大的课程。

   “为读书而读书,为教书而教书,乃是亡国的教育。”“教是为了不教不好的教师是传授真理,好的教师是叫学生发现真理。”“凡是不能自我发展、自我培养、自我教育的人,也就不能发展、培养、教育别人”……

    无数次,当我们聆听这些教育真理的教诲时,心灵都会禁不住震颤。然而,今天,为什么在我们实现教育现代化的道路上老感觉底气不足呢?毋庸讳言,教师作为现代化教育工程的施工员,无疑是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种种挑战的。挑战来自于哪里?我认为有三个,一是教师的职业信念、一是教师教师的教育角色、一是教师的专业能力,教师是教育的脊梁。然而,教师的问题是出在教师吗?答案又是否定的。教师的问题出在我们对教师的不尊重。一所不懂得尊重教师的学校不可能有教育发生;一所不能给予教师幸福的学校也不可能以人为本;一所连正常生活都不能还给教师的学校,也不可能给教师以发展。对教育来讲,头等大事是学会尊重教师,善待教师,呵护教师。对教师的态度,决定了这所学校的文明高度。教师的地位决定了这所学校未来的一切。

    教育的一切变革,都必须从学会尊重教师开始。俗语说得好,尊师才能兴教。显然,真正的尊师不是停留在口头上,也不仅是加大对教师的培训力度,甚至都不是简单的提高工资,教育给教师以什么样的生活、什么样的权益、什么样的发展、什么样的信念变得尤为重要。教师是简单的知识传授者吗?不,教师是有血有肉的人,试想:如果教师的生活是残缺的,他能带给学生完整的生活吗?如果教师不幸福,他能带给学生幸福感吗?如果教师没尊严,教育会有地位吗?

    在我们的众多实验区和实验校,我们建议学校成立三大中心,一是给教师以有情趣的生活,命名为教师生活中心;一是给教师以精神成长,命名为教师情感中心;一是给教师以自主发展,命名为教师发展中心。教师真正的专业成长,不是的叠加,而是精神的成长;好教师不是拥有怎样高超的课堂教学艺术,而是具有完整三格的教师;好教师不是能让多少好学生考上大学,而是能让全体学生知道如何做人;好教师不是传授知识,而是点燃学生求知的欲望。

   我们讲善待教师,是希望学校文化能突出三个化:生活化、娱乐化、精神化。让教师有丰富完整的生活,而且要让他们倍感身心愉悦,并在这样的情感体验中升华成一种教育精神。学校要把让教师成为有精神追求的人作为终极的办学目标去追求,而不是把教师当成工具欺骗、恐吓、威逼!

  三、教学方式、方法

    还有谁比今天更重视课堂教学呢?当我们在推动课堂教学改革时,必须思考的是:课改究竟是为了求效还是在追魂

   如果仅仅在求效,显然我们仍然无法走出应试的窠臼。如果只是在追魂,显然又抹不掉政治的印迹。学校的另一面是社会,假如教育不能把自然人培养成社会人就是失职的。教育不是把每一个个体培养成最好的自己,而是让每一个最好的自己成为共同价值观之中的公民,儿童与生俱来的的灵性与本能告诉我们,他们是一个特殊的物种,因而,教育是唤醒灵性、激发本能,而不是人为地关闭他们一扇又一扇的窗子。教育不是为未来做准备,而是过好当下的每节课、每一天。其实,教育从来不深奥、玄妙,它的一切智慧、真理、发明都源自于生活,因而我们说教育就是生活、生活就是教育,教育绝对不可以躲进小楼,教育不是发生在书斋里,更不是发生在练习题和试卷里,教育就是人际交往,就是享受活着,就是追求美好,就是缔造和延续文明,这一切又哪里是课堂、教室能否囚禁住的?

      课堂应该是什么样的?在我看来,它应该有三色:红色信念、蓝色希望、绿色成长。如果只有血色分数,就意味着改革是毫无意义的。教育的道德是给人理想,教育的不道德肯定是剥夺人的理想。今天,我们必须追问,那些坐进教室里的孩子,还有几个人是由理想的,他们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丢失了理想的?没有理想的人生是什么样的?因而,课堂教学的改革不止是为求效,而是为铸魂树格,是为了培育性格、品格、人格;不仅是在改变教育教学的方式、方法,也是在改革活着的方式、方法。

  教育的魂究竟是什么?

  习总书记讲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这句话在教育上课阐述为教师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校长的奋斗目标学生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教师的奋斗目标等等。

          高效课堂的三大核心问题

   近年来,高效课堂风靡全国。然而,作为最早的倡导者和理念的提出者之一,我必须仍然要重申,单纯以课堂教学效益为旨归的高效课堂不是我们在推进的高效课堂。在中国谈课改,谁都可能无法回避山东杜郎口中学。从最初的“10+35”,到后来的“0+45”,再到以快乐为唯一评价标准的“0分课堂,一直到今天以自由为价值追求的课堂,他们的改革所提供的脉络显然不是指向于的,而是指向于的。所以,向杜郎口学什么,对于这个老调重弹的话题,显然没必须再加以重复。以杜郎口课改为原形的高效课堂是在追求教育现代化的课堂。

  一、高效课堂不是仅仅求效

   高效课堂人本为基石,是培养学习能力、创新精神、意志品格、社会责任、精神信念的课堂,基本概述是知识的超市、生命的狂欢,它具有三大特性:主动性、生动性、生成性。但高效课堂又不是一个简单的教学概念,它是以课堂为突破口,由教学、评价、文化三大系统建构而成的一个全新的教育概念,完整地表述应称为高效课堂教育,理论支撑最简洁的描述是四新(新教师、新课堂、新学校、新学生),核心理念是相信学生、解放学生、利用学生、发展学生

   高效课堂的对立面是传统课堂传统课堂是指以应试为目的,以知识为指向,以灌输为手段,眼中无的课堂。但高效课堂不排斥课堂的高效,它排斥仅仅为了高效

 二、从的角度划分三代课改

   第一代课改的主要特征是调整课堂结构,也就是变传统的先教后练先学后教。先学后教的理念最早是卢仲衡先生提出并实践的。第一代课改的出发点就是,是为了解决课堂低效的问题。但第一代课改显然存在的问题是依然传统的教为中心师为中心,相对于前苏联凯洛夫的五步教学法是一个突破,这种突破的意义在于注重和增加了的戏份,强调了学习的能动性。

  第二代课改的主要特征是改变教学关系,它相对于调整课堂结构的改良算得上是一种突破,更是一种改革的深入,它首次触及到了教学关系的本质,即变教中心学中心,变师中心学中心,它首次开始把置于主体地位,这种课堂主要的特点是师退生进,教师起着学习的主导作用。第二代课堂有三种标志性形式:小组学习、导学案、学习展示。因而,在中国教学改革史上具有革命性

   第三代课改的主要特征是改教学意义,它相对于改教学关系的改革又可称为一种颠覆。如果说第二代课改解决的是如何学的问题,那么第三代课改试图解决最根本的学什么以及为何学,它抛弃的是单纯对的膜拜,转而开始的是对课堂之道的叩问,它力求打破课堂固有的形式,创新一种全新的教育教学方式。第三代课改主要的特别有三个:取消导学案、无限放大自学、一个教师同时上N个班的课。三代课改的核心价值在于重塑课堂之魂,以课堂之道去培养三格

  划分课改代际,不是为了比较谁高谁低,而是循着改革的脉络找出方向、趋势。课改究竟要指向哪里?我认为:唯有指向于人的改革才可能是正确的。这种价值观的转变意味着的是提升教育的三格,唯有从求效中走出来,才能走向共同的

  三、高效课堂教学的N大智慧

  单纯从教学的角度谈高效课堂,它也与一般的高效课堂不同。

   高效课堂一定是重视教育质量的课堂。我们所讲的教育质量,不是指升学率,而是课堂所展现的学生生命质量、学习能力和可持续性发展潜力。基于此,高效课堂并不纠缠于更多的教学技术和教学方法,而主张教学要从学生的认识成长角度,放手去学生去自学。当然,这里的自学是自主学习的简称,这与传统教学的自学截然不同。有人总是在指责高效课堂不让教师,甚至嘲弄高效课堂是搞笑课堂,这样说也没错,高效课堂的确是限讲的,不抑讲岂能扬学?至于搞笑之说在某种程度上还真是真切地描绘了这种课堂情境,在我看来,它至少比让学生生不如死、紧张兮兮的课堂来得人道些。

  我们讲,高效课堂是一套完整的系统,它包括教学系统、文化系统、评价系统。

   高效课堂是在长期的教育教学实践中不断纠正、修改、发展和完善自身系统的。尤其是第三代课改的一批实验区域和学校,代表着高效课堂真正的追求。它们所展现出来的活力、意义、价值,超越了很多教育人的经验,也远非某些应试名校能相提并论的,它们分属于不同的时代,也分属于不同的目的,这一切从根本上讲,依然是三格所决定的。当我们说有什么样的教师就有什么样的课堂时,我们也应该清楚有什么样的校长就有什么样的教师。教育的差别最终一定在校长、在文化、在三格

   高效课堂的三大教学智慧是:放手、示弱、利用。

  即教师要敢于把学习还给学生,放手才是负责;教师要能够大智若愚、主动示弱,以此激发学生学习的好胜心;教师要利用学生的差异性,把学生当做重要的教学资源开发、利用。

  高效课堂的三大抓手:小组、模式、目标。

  小组是课堂组织形式的抓手,模式是课堂流程的抓手,学习目标(而非教学目标)是课堂教学的抓手。

   高效课堂的三个到位:盯、观、跟。

  盯要到位:盯学习状态、课堂参与;观要到位:观学情展示、问题暴露;跟要到位:跟问题生成、能力成长。

  高效课堂的三步流程:自学、展示、反馈。

  自学是以小组为单位,在小组内部展开的独学、对学、组学;展示是以小组为单位,在小组长带领下,利用本组专属黑板展示本组的学习成果;反馈是指教师基于学情调查之后,就小组展示发现的问题予以师生合作解决。

  高效课堂能解决目前教育的诸多问题吗?

  答案是肯定。它以课堂改革为切口,在改变教学方式、方法的同时,有力地触及了小组团队文化、班级生态、学校制度等深层次的问题,也带动了教师观念根本性的转变。但我们必须清楚,课改之于一个国家,唯一有价值的是培养什么样的人,而不是一切为了求效

          2014,在反思中回归常识

    为什么一定要课改?课改这条路究竟走的对不对?中国的基础教育相比西方,到底是谁更落后?

    当诸如此类的话题10年后的今天再度被某些教育人提及的时候,实际上意味的是新课改的普及远远没有我们想象的乐观,即便是那些号称一直在课改的学校,他们自身存在的问题也远比我们听到的更让人困惑不解。当中国的教育人怀着某一种始终不能丢弃的价值观在选择课改的时候,他们所谓的课改从一开始就误入了歧途。

    一、技术性改良只能是切入点

   我们究竟为了什么而改革?显然,在所有的理由中,为了提升升学率是最站不住脚的,然而这个站不住脚的理由却成为某些课改学校唯一要改革的理由。有人这样描述当代中国的课改,说是经历了一个有负效——有效——高效的过程,高效课堂是有效课堂的升级版。这样的概括恰为了某些应试名校提供了合理的辩护,在过往的这几年,几乎所有的应试名校都在高喊着自己也是高效课堂,这很好理解,因为越是应试名校越善于包装自己的应试行为。

  在早几年,高效课堂的确在教学技术上有很多创新突破,诸如小组学习、导学案导学、模式教学、成果展示等等,然而,课改又不仅仅是的改进,改固然可以提高升学率,甚至是提高学生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学习能力,然而,它终究是停留在能力的层面上,当我们说它在潜移默化影响着一个人成长的同时,毕竟它很难触及到课改灵魂的东西。

 如果说课改是整个教育综合改革的切入点,那么技术性改良也只能是课改的切入点。它最终的目的仍然需要回到育什么样的人上去探索,回到育人也就是回到了常识

  二、追问我们10年的教育

  历经10年的技术革新,其中的得失是显而易见的。一方面我们的确提高了教学成绩和学生的学习能力,但不可否认的另一反面却是,我们并未能减轻师生共同的负担,教师依然缺乏职业热情和成长动力,学生依然苦不堪言,教育依然在社会的质疑声中踯躅前行,这样的改革难言成功。为什么会是这样?

  我们教育的方向错了?抑或是我们需要改进教育的目标和企图?

  有人这样说,当教育依然不把人当成时,无论怎样挣扎都是无益的。也有人说,教育需要的不是改革,而是回到常识上弄清楚自己是谁。的确,我们的教育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成就,但其中的问题也毋须讳言,诸如教师的工资不高、工作量过大、责任过重,学生课程过多、学习时间过长、学业任务过重,学校办学经费不足、政府对教育重视不够、校长聘任制度有缺陷等等,这一切回到根本上思考,根源性在于我们仍然没有想透教育之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意义,优先发展也仍然只是一种战略性提法,还不能真正得以落实。教育强则国家强,教育兴则国家兴,无数事实证明,一个重视教育、尊重教师、呵护学生的社会,教育就能产生意想不到的正能量,反之教育只能产生负能量。教育不可能割裂社会而存在,教育的一切问题都可以从社会中找到根源。

 三、校园里的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有人说,一个国家的实力和它的版图大小、人口多少关联不大,只和它究竟有多少人愿意为它的国家目标奉献和付出有关。在今天,民族的复兴是每一个中国人的大事,可我们中到底有多少人在为这样一个伟大的国家目标奉献和付出呢?从事教育工作的人和每一个坐进教室的孩子,是不是有为国家奉献和付出的目标?这必须成为我们教育改革的关键,而不是仅仅为了提升升学率。我们相信,在今天,会有无数的教育人在思考和追问教育的常识性问题,我们究竟为什么办教育?什么样的才是好学校、好教师、好课堂、好学生?社会之于学校教育的任务是什么?学生之于国家的使命又是什么?等等。

  学校必须回到这些常识上作出应答,除此而外,校园里的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我相信,教育一旦有了三格,就一定能守住底线,每一个中国人只要有了三格,就一定能聚集在民族复兴的旗帜下,践行每一个人的本分和任务,中国就一定会成为崭新的中国!

© 2001-2013 泰山博文中学鲁公网安备 37090202000012号 鲁ICP备14002545号-1
设计维护:泰安开创世纪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