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研究

仰视,但不称臣
本站    2015/3/30 16:05:33    2008

    几乎没有想到,中学的课文可以挖的这样深。震撼之余,感性不觉转入理性,我们的文本,我们怎么就从来没有挖得如此深?
因为我们只是一个教书匠。
    韩军老师的课,人给我的印象是儒雅的; 课给我的印象是细致的,是豪放的,是收放有序的,是深刻有内涵的。而在课堂环节的预设上,则可以称为“连环记”,步步相连,一步一步把学生带入语言训练的大乐园。
   韩军是我们山东德州人,韩军老师几乎和我同年,有家乡的情结,有同龄人的感受和体会,一坐到他的课堂里,似乎和他近了,至少没有那么大的距离,但听起课来,佳境渐入后,距离又大了。明白了,我是要仰视韩军老师的。
    韩军老师儒雅文气:儒雅的发型,儒雅的国字脸,儒雅的身态与歩型。不知是“先入为主”的感觉,还是理性的总结,反正他儒雅的形象印在我的大脑了。
   他的课从“抠字眼”开始,一龙引九虎,而非一贯的作者介绍。一个幸运者对不幸者的愧怍,幸运者就是幸福着,幸福着就是一个有好运气的人,“运”意味着有福,自然有落实到“运”上,人生“十大运”:身份,时机,住房,亲人,婚姻,层次,寿命,族群,时代。老王处处不“运”,杨绛处处“运”,可怜的老王啊,不幸的老王啊,受尽苦难的老王啊,你升天了,在天堂,那你在天堂又过的怎么样?带活了课堂,带活了情感。抓住一字,而带动全文,“老王”和杨绛的差别就顺顺溜溜的列出来了。满堂生辉,受益得实惠的自然是学生喽。
    韩军老师的课如果仅仅落实在细致上,那是算不得高明的,由“细”而大放,跨越时空,伸手探道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解放,“解放”一次大谈特谈,解放是什么,是自由,是富有,是平等,包括老王在内的人解放了么,引起了在场学生和老师的思考,老王何以不幸,老王受到关心了么,看似不着边际的解放一次,韩军老师大嚼特嚼,嚼的有滋有味。可谓豪气满堂,意想不到。此处不由人不惊奇。
    韩军老师课纵横百年,由愧怍而幸运而解放而社会而责任,放得开又收得回来。抓住愧怍中心词,抓住幸运与不幸运的差别,学生们深刻感受到了两个层次的巨大差别,继续纵深,一直深究到当时的社会,当时的现实。立体化的了解老王,了解了老王之所以是这样的一个老王,转承起合,小笔描,大笔画,而后更是放开天河,遥寄天堂,遥问天堂,把一堂课引入一个沸腾的世界,学生的语言滚滚而来。
     韩军老师是诸葛亮,掌控战争的主动权,密谋再先。行策在后,巧设连环,把听课者引入一个新的现实世界,进入一个语言训练的大乐园。“遥问天堂”环节,铺路在先,看似突然甩出,实则顺势而行,四字一出,何须老师再点,学生已刷刷行笔如飞了,情感堆积于笔头,不由不字落笔如飞蝗,汩汩而来。“遥问天堂””追悼老王”也是语如连珠,滚滚而出。不是学生必须想什么,做什么,写什么,而是学生急切的要想、要做、要写。语文的文化味在此油滚热炒,一片生气腾腾。诸葛妙计安天下,学子弄笔满课堂。
    韩军老师的深刻至此我领会满满,确有一堂课十年功的味道。作为同龄人,作为同行人,我不仰视怎么可以行走于语文老师行列。敬仰之余,还是要更多地学习,更多地磨练。备课为上课的理念要探讨深思了,翻翻教参,找找资料,仅仅停留在应付一堂课上,没有真正的研究,人云亦云,拾人牙慧,照搬照套,该停止了。不称臣的意思首先是学习老师之长,带动自我,人家能做,咱也能做,他能登上天,咱也能让天离咱三尺。“不称臣”还有一意,韩军老师是大师,但大师的所有言和行都是对的么?我不敢完全苟同,有些我是不尽然的,有机会再专门谈。
(徐学战)

© 2001-2013 泰山博文中学鲁公网安备 37090202000012号 鲁ICP备14002545号-1
设计维护:泰安开创世纪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