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研究

为念旧游终一去,扁舟直拟到沧浪
本站    2015-4-27 0:07:57    1397   

——赏读白居易《忆江南(三首)》
○杨  超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
江南忆,其次忆吴宫。吴酒一杯春竹叶,吴娃双舞醉芙蓉。早晚复相逢?
     “江南好”,历来,江南以其优美的景色成为众多迁客骚人所吟咏的对象。
      唐穆宗长庆二年(822)和唐敬宗宝历元年(825),白居易分别任杭州刺史和苏州刺史。俗话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白居易在此任职,无疑是上天的恩赐,所以他在建功立业的同时也遍游了苏杭,尽得风流,以致于十年后居于洛阳的白居易,仍对这风景秀丽的苏杭美景记忆犹新,写下了许多的怀旧之作,词《忆江南(三首)》便是其中之一。
      基于对江南的美好的眷恋,词的开头一个“好”字让白居易积蓄已久的感情喷薄而出。于是景自情出,“风景旧曾谙”便使得白居易为之魂牵梦绕的“天堂美景”展现在了眼前。江南几载,令白居易回味的景致肯定很多,但是白居易却抓住了有代表性的几处,这样便使得深情有所寄托。第一首中“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一句为人久诵不衰,这句既点出了景色,又体现了浓浓的江南春思。“红胜火”和“绿如蓝”色彩鲜明,于对比中烘托出“红花绿水”的江南写照。“胜”字和“如”字,积蓄了作者的感情,使得一句酣畅的“能不忆江南?”水到渠成。后二首白居易由清晨涉步江边所见之景转而特写在杭州和苏州的几个镜头,天竺寺夜色寻桂子,钱塘江边看潮涨潮落,吴宫之中品酒赏舞,此处白居易把文人应有的超脱挥洒得酣畅淋漓,此情此景,怪不得白居易十年后还津津乐道“境牵吟咏真诗国,兴入笙歌好还乡”。
     巧妙的构思使得三首词在保持一定独立性的同时,还首尾呼应,脉络贯通,形成有机的“联章”整体。第一首总括江南之好,抓住江南主要的美景——“水”与“花”,使二者互相衬托,互为背景,给人以整体的感觉。“旧曾谙”三字既呼应题目中的“忆”,又照应后两首中的“江南忆”中的“忆”,承上启下,浑然一体。而江南之好也非一概而论,作品由总到分,白居易在主要表现人间天堂的同时也抓住了给自己印象最为深刻的两个城市——杭州和苏州,列举了具体的值得回忆的事情,游山看海,品酒赏舞,雅俗共赏,相与为乐,这些令白居易久久不能忘却的往事,瞬间聚与心头,而在作者的笔下却又有条不紊,娓娓道来。第二首中一个“最”字点出了白居易对杭州的独衷之情。是啊,杭州是白居易失意之归宿,也是白居易建功立业之起点,爱恨集于一身,这也是杭州令白居易心动之处。接着作品又由主到次,最后写到苏州。想来,白居易在朝中无法施展其抱负,而求外任,弃“兼济天下”而“独善其身”。于吴宫,这一个王朝的缩影中,白居易举杯间,是否也想到了什么?
      另外,手法精当也是三首词的出彩之处。一是表达方式的综合运用,“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一句,白居易运用描写的手法,写出了“花”与“水”的颜色、动感和层次感。“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则用了记叙的手法,点出了时间、地点和事件,体现了游玩之乐。三首词的开头二小句和结尾一句,既有抒情也有议论,层次分明的体现白居易身在“花寒懒发鸟慵啼”的洛阳时,对江南之春的无限渴慕,同时也收到了“韵外之致”的艺术效果。二是运用了多种修辞方法。“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和“吴酒一杯春竹叶,吴娃双舞醉芙蓉”三句对偶工整,分别体现了景、事和情趣。第二首“山寺月中”对“郡亭枕上”,“寻桂子”对“看潮头”,工整严密,毫不松懈。而在第一首中,“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一句还互文见义,如“日出”与“春来”,“胜”与“如”,二句互为依托,互为背景,使本来不相容的“火”与“水”融合在了一起,于对比中给人以鲜明的视觉美。另外,第一首词的结句“能不忆江南?”以反问的形式体现白居易对江南浓郁的眷恋之情,发自肺腑,情有独衷。
      唐文宗开成三年(830),时年67岁的白居易,历经宦海沉浮,心境已趋于坦然。洛阳初春,白居易信马由缰去踏春,而面对水黄花懒的景致,白居易“何处未春先有思”,十年前江南的春天,历历在目,江南的花,江南的水,杭州的夜景,苏州的美酒……
      忆往昔,白居易心往神驰,那份扯不断的情丝,陡然间又绕上心头:江南好,风景旧曾谙……
 

© 2001-2013 泰山博文中学鲁公网安备 37090202000012号 鲁ICP备17032533号-1
设计维护:泰安开创世纪信息技术有限公司